查理茶里察哩

being warm

退役之后某一天。
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相约出去买火锅底料。
路上播放的电竞新闻是蓝雨在季后赛赢得微草,晋级决赛的消息。
黄少天一时高兴,99%的话唠攻击都落在了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我给你俩取个昵称吧。喻文州叫喻喻喻,黄少天叫黄黄黄。”
黄少天:“王王王,王杰希你怎么没把自己的算进去?”
“怎么这么久了还是那么容易被套路?”喻文州想,“看来还是秋葵吃的太少了。”于是他向菜篮子里又丢了两把秋葵。

生物课上的视频,操作者胸口绣着HST三个字母!
激动!祝少天18岁生日快乐!美好的少年时代是初升的太阳啊!☀

考试

       写在前面的话:文笔笨拙,但求博诸位一笑。
 

  准考证,身份证,2B铅笔,黑色签字笔,橡皮擦。
  黄少天再一次检查了自己的文件袋,靠在门上,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作为第四批进入考场的学生,他也只能从魏琛那里了解到考场的一些情况。虽然外面或多或少会走漏一些风声,但考场究竟是怎样,还是要自己亲身去体验才会知道。
  黄少天掏出手机看了半响,他终于决定打电话给一个人。
喻文州。

  “考试开始,请监考员分发试卷。”如经历过的无数次模拟训练那样,监考员们将试卷分为AB两卷,然后一个个的将条形码递到考生手上。
  趁着这个无人注意到黄少天的时机,黄少天趁机观察了一下考场。他看到有人摩拳擦掌,有人如临大敌,有人跃跃欲试,有人汗流浃背,有人难掩心虚,有人胸有成竹,还有人平淡不惊,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般的淡然。
  荣耀考试是一年一度对菁菁学子们的测试,它并非像传统的考试那样,分几门,分几科,分时间,分类别,而是,只要考生进去了,那么何时结束就看考生们的了。那些考生们经历了这次考试,风云际会,托青纡紫者有之,踵武陶朱,腰缠万贯者有之,有一技之长,出人头地者有之,而座拥皋比,以至于吃不饱饿不死者亦有之。
  黄少天先看了一眼的试卷,还好,不是特别难的题。于是他抓住监考员发试卷的空当,向喻文州的方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喻文州看到了,也悄咪咪地向他回了一个ok的手势。
  考试的时候,有的人考到一半中途退出,有的人考到一半中途转走到别的考场,有的人将草稿纸写得满满的,仿佛是要拼尽全力在这一场考试上,也有的人题都不看,草草应付了事,之后望着窗外无聊的虚度时间。
考场百态。
  考试成绩是实时播报的,比如说黄少天进来考的第一场,是霸图班考到了全级第一,在那之后的中场休息时间,教室的平台上面,几乎破屏而出的荣耀二字闪烁之后是霸图班的图标显示出来。韩文清站在平台前,赞赏的看了张新杰一眼,对他笑了一笑。周围的人或欢呼或沮丧,或摇头大笑,或蒙面大哭。而黄少天则是找到他们蓝雨班的小伙伴,指着平台说,终有一天,我要让蓝雨班的图标出现在平台上。不,不止一次,我要让它出现两次,或者像嘉世那样的三次,创造一个蓝雨王朝!
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全都是光芒,而喻文州则是笑着看着他。然后掏出笔记本,刷刷的写,告诉他们班的成员们下一场考试,哪些题需要注意,哪些知识点需要记忆。
  第五轮考试是微草班考到了全级第一。王杰希笑着对他们微草班的成员们说,做的不错!
  第六轮考试,蓝雨班的人终于让蓝雨的图标出现在了平台上。黄少天拉着喻文州,高兴的笑啊唱啊,仿佛像是得到了全天下的糖果的孩子一般开心。
  第七轮考试则是微草班再摘桂冠。不知为何,从那时起,微草班的人就在蓝雨班的人充满敌意。
  第八轮考试,轮回班打败蓝雨班,拿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全级第一。那个长得帅,做题准确率又高的枪王正逐渐被人们所知晓。
  第九轮考试,轮回般打败霸图班,一时间轮回班,风头无二。
  第十轮考试,之前叱咤风云的叶修回来了,王者西行八万里,归来一笑震九州。叶修带着他的君莫笑,和他那新出炉的兴欣战队,兴欣之火,一下子燎原到了全级第一。
  荣耀考试也终于进行了世界级的联考。
  黄少天披上了专属于他的国家队队服。就像多年前那样,掏出手机,按下那串熟悉的号码,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队长,从今以后,请多指教。”

“也许多年之后方知晓,携手征战在今朝。也许少年安能长少年,海波尚变为桑田。也许时间在炫耀他的目光,企图看穿我们能走多远。”黄少天顿了顿笔,在纸上用力的写道:“但我和喻文州是一支永远也唱不完的歌。”




校园段1

七月的广州气温日日升高。
知了叫的无怨无悔,像是要扑进这炎炎夏日里燃烧生命。黄少天转过身,向喻文州借了化学试卷对答案。
喻文州抬头,看到的是黄少天努力的背影。
他转了转笔,又投身入物理,进入弹簧受力与小球的带电情况的世界。
抽屉里的日记本,少年心事缓缓流淌其中,七月三日的日期下,是约定考同一所大学的秘密。

(喻黄的少年情怀总是诗啊。)

喻黄小段子之讨厌新解

与同桌互怼产物
——

“队长队长,你真讨厌!”
黄少天突然吐出八字真言。
“哦?”喻文州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少天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喻文州扯出一个斯文败类的笑容。
“哈哈,我就知道这样说队长队长也会先听我解释不会生气的邓轩小卢他们还是小看了剑与诅咒的默契啊!其实讨厌的意思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啊队长你说这多好的一个词是吧我觉得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一样啊… …”
“少天说的是,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少天最好认真点比较好哦。”喻文州说着,点了点黄少天的会议记录本。

————
险些刹不住车的司机君。
其实有些词语解释一下还真的很“讨厌”,不是吗?

去学校路上的拍到的花。
想到了朴树的歌。
啦啦啦那些花儿٩( *´﹀`* )۶♬*゜